楚离忧

具体详情这里和置顶都要看看!
声入人心湖岛都搞,是个混邪玩家,cp混乱瞎嗑,能嗑到的都写(有的时候也搞拉郎,可以选择性阅读我的文)
以上就是声圈情况,慎重关注谢谢

【14:00|南京】金陵春

【龚方】《金陵春》

预警:全是架空私设,究极ooc,写了图个乐子别上升。不喜欢可以不看!




「追杀」

金陵城自古便是江南繁华富庶之地,来来往往无数南北客商,即便入夜也是灯火通明恍若白昼。金陵城外有一座山,也无人知道山叫什么,山上也都是葱郁草木,早些年还有人不断进山想去看看到底有些什么,可是无一例外都迷了路,再出来的时候便失去了关于山中的记忆。有老人说他们是惊扰了山中休息的神明,神明心善不愿多做惩罚才抹去了他们的记忆,后来便再没有人敢随意上山,山也就一直成了个无名山。


龚子棋第一次到金陵城的时候就听说了这个故事,年轻侠客对于这种东西是嗤之以鼻的,他可不信那山中有什么神明,无非是有人在故意装神弄鬼罢了。只可惜那次随师父外出办事确实行事匆忙,他们在金陵城匆匆停驻几日便又起身出发前往下一个城市,仅有的几日也一直忙于各种事务,再加上师父对他了解得很一直盯着他不许轻举妄动,倒也没给他进山的机会。这次再来金陵城倒是不同于上一次,师父说他近日有一劫数将至,需得外出历练方可寻得破劫之法。龚子棋自小被师父一手带大,即使不信鬼神不信天命却也不愿违抗师命,当即收拾了包袱行李下山外出游历,偶尔还会顺路接些护送东西的生意赚些额外钱财以供自己日常花销。这次他是接了个富商的委托,托他护送一个从东海重金购得的珍珠回京都,一路上倒还算是风平浪静,唯独到了江浙一带之后沿途追杀打劫他的人突然多了起来。他与同行人拼了命才突出重围,由他这个轻功好跑得快的带着珠子前往金陵城求援。


此时已至春日,恰逢金陵城内桃花盛开,桃花向来是金陵春日盛景,每年都能吸引无数人前来围观,龚子棋混在进城的人群中甩脱了追着他的人,进城之后却又得知他要找的人前几日因事外出,还需得三四日方可归家。可是追杀的人追的紧,保不齐什么时候又找到了他在哪,龚子棋不敢在金陵城多留,知晓那人不在之后便先行离开准备继续赶路。从金陵到下一座城邦最近的路其实是穿山而行,只是那山中的各种传说使得人们对其望而生畏不愿从山中走过,于是官府便绕开那座山修了一条官道供人通行。


龚子棋出来之前师父给过他一张地图,说是金陵城外无名山中有密道,让他若是遇到难处便去山中求援,他的老友必定不会坐视不理。此刻他倒是突然觉得师父或许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至少有些神神鬼鬼的东西他好像是真的懂一些,不然的话他这次怕是要有危险了。


龚子棋对着地图找到了那条标记好的进山之路,只是看起来这条路早就被废弃了,路口处已是杂草丛生,甚至周边树木生出的枝杈早已把路堵住完全看不清前路。身后的追杀还在继续,他也没什么时间再犹豫,咬咬牙踏上了进山的小路。


「重逢」

当龚子棋踏进山路之后明显感觉出来了不对劲,刚刚还是荒芜一片的山路变成了一条石板路,仔细看的话石板上好像还有隐隐约约的浮雕云纹,路的尽头似乎是一处院子,院子里还种着桃树,早有几枝开的正好的桃花从院子里探出。他强撑着到那小院跟前才发现门匾上提着字,那字显然是出自他师父之手,“云神庙”这地方师父可从未告诉过他,这是他晕倒前的最后一个想法。


龚子棋再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似乎被谁带到了屋里,身上衣服换过了,随身携带的东西也都放在枕边。他伸手去摸之前藏在怀里的那颗珍珠,发现珠子还在顿时松了口气,他穿鞋下床从旁边架子上取下了外袍想走出去看看,结果没走几步就看见门被打开,一个穿着白衣的男子走了进来。两人面面相觑,龚子棋看那人看的竟然有些呆了,不过他也注意到了这个地方似乎没有那么简单。从最开始房间内各种摆饰就能看出来院子的主人非富即贵,曾经他师父也教过他辨认一些摆件装饰品,他如今看这些东西基本上都是不知道传了多少代的物件,就塑造手法来看也是也都是名家之作,刚刚进屋的这个男子身上白袍的花纹也都是银线暗绣,头上戴的木簪也是用料上乘。


龚子棋冲那男子拱手行礼,先开口自我介绍,“在下龚子棋,承蒙郎君相助,感激不尽。”方书剑也愣了,但是他又很快压了下去没让龚子棋看出来。“我看你有余先生那的玉牌,父亲说过余先生与携有他那的玉牌的人都要施以援手偿还曾经的恩情。”龚子棋信了他说的话,但也没全信,他向来是不怎么相信不熟的人,即便方书剑救了他也不例外。


“这云神庙有什么讲究吗?小方公子可否为在下简单介绍一番,以免冲撞神明。”


方书剑咬咬下唇,纠结一番还是耐心陪他四处走了一遍介绍了一番,这几天的时间几乎都是两人单独相处,感情倒也逐渐亲密了起来。龚子棋身上虽然有伤却也因为常年习武底子好,伤情好的还算快,没过多久就好了个彻底。他还惦记着那颗珍珠,坚持要把它送到尚在京城等待的富商手里,临行前他远远望了无名山一眼,心想若是能平安归来就再来看看方书剑。


龚子棋走后方书剑就站在云神庙门口看着他离开,待确定龚子棋下山之后他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个人,那人端的是一副温文尔雅的形象,只是一开口却是活泼少年。“方方你又见到他了吗?怎么样怎么样他现在还和以前长得一样吗,还记不记得你了?”黄子弘凡一堆问题问的方书剑头疼不已,好不容易打消了他的好奇心却又碰上刚刚归来的张超梁朋杰,三人逮着方书剑好一通盘问,把人问的面上泛红才肯罢休。他们四个本就是从小一处长大的兄弟,后来郑云龙阿云嘎收徒弟也一起收了他们四人,飞升也点化了他们一把才让他们如今也能入庙享受香火,故而他们总将郑云龙阿云嘎称作父亲,若按“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道理来看二人也当得起这一称呼。


方书剑是春之神,此刻正是他履职的时刻,可他却不愿回到九重天上那座冰冷的神殿,自从那人走后压抑冰冷的宫殿仿佛一座华丽的牢笼,狠狠刺痛着他。


「久别」

龚子棋将珍珠护送到京城领了赏之后便继续着他的游历,只是偶尔还会去想起方书剑,便不定期带礼物前往金陵无名荒山寻他。有的时候只有方书剑一人,也有的时候会遇上黄子弘凡他们,总之他和方书剑的关系越来越好,他总觉得自己缺了些什么,而方书剑刚刚好填补了他缺失的那一部分。


可惜的是好景不长,很快边疆发生动乱,北方蛮族之人趁机入侵中原,战火从北方的草原一路烧到长江边上,最终还是到了金陵城。龚子棋本不想与方书剑分离,只是战事紧迫随时有可能打到金陵城,他喜欢方书剑 ,也喜欢两人在这个院子里相处的记忆。他临走前对方书剑说等他回来,他回来了就再也不走了。


最终龚子棋还是死在了战场上,敌军的暗箭穿透了他的胸膛,死前他隐隐约约好像又看见了自己的师父,他想,如果真的有来世的话还给师父当徒弟也不错,还有方书剑,这次失约也不知道会不会埋怨他了。


「尾声」

地府黑无常下凡历练归来第一件事就是去云神那把春神拐回了地府结亲,这件事迅速成了神都的热门话题,有些与云神关系好的神明收到请帖之后都愣的不行。


龚子棋听到余笛说这个消息的时候一脸无奈,他倒也想像传出来那样把方书剑抢回地府,只是下凡时没能平安归去总是让方书剑有些生气,他这几天一直想尽办法才哄好方书剑,结亲也是早就想好只等方书剑同意的。


于是后来才有了记载,神都xx年,黑无常与春神喜结连理,众神祝福。

14:00 【昱剑】平凡之路

【昱剑】《平凡之路》


上一棒@橙汁给wm打call 


《平凡之路》是我高三的时候印象最深的一首歌,高三最后一次班会以它做结尾,这篇文里有一部分素材也取自我高三的经历,希望各位阅读愉快。


01.

高三,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一年,对于方书剑和蔡程昱来说自然也不例外。


早在高二上半学期就找好了集训的画室,时间一到方书剑就拉着行李箱去了画室,或许是因为恰好是画室假期的缘故,画室此时并没有多少学生在场。方书剑在教室里看了看,发现在里面有一个正在低头画画的男生,他好奇地看了一眼,却也没出声打扰对方。教室里空位还有很多,他随便找了个没人且靠窗的座位安置好自己的画具便去了寝室休息。临走前,他扫了一眼旁边座位上放的笔盒,笔盒上用记号笔写着一个名字——“蔡程昱”。


画室是最近几年才开的新校区,各种设备条件也不错,方书剑的寝室是四人间,此时只在其中一个上铺住进来一个人。他想了想还是把行李放在了那张床的下铺,虽然对未来室友是什么样的人充满未知,但他还是更愿意相信已经住进来的这个室友是个好相处的人。


方书剑刚刚把最后一个杯子放在两张上下床直接的桌子上就听见了门把手转动的声音,很显然,他的室友回来了。他略微有些期待又好奇地看向门口,进来的男孩看见寝室里新来了一个人愣了一下,方书剑却先开了口。


“诶?是你呀。”


02.

蔡程昱愣住了。


他在听到方书剑的话以后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他以前见过这个新室友吗?应该是没有的吧。


好在方书剑接下来就简单的自我介绍了一下。


“我是方书剑,以后就是你的新室友。刚刚看到在画室画画的应该是你吧?”


“我是蔡程昱,很高兴认识你!我学画画时间太短还需要加练,以后多多指教。”


啊,原来是这样。蔡程昱悄悄松了一口气,他太怕出现对方认识自己但自己不认识对方的尴尬现场了,画画是他集训开始以后每天都在坚持的,本身学画画时间短还不到一年,即便是有天赋也需要刻苦练习才能追得上大家的进度,集训以后更是每天在完成老师的要求后不断给自己加练,假期别人都出去玩他也会自己悄悄练习。


方书剑没想到刚刚看到的同桌正巧是自己的室友,跟蔡程昱聊了几句以后又发现两人兴趣爱好有些相仿,话匣子一打开关系也就自然而然的熟了起来。


画室的食堂此时尚未开张,方书剑之前听接待室的老师说大约到下个月才能开,这个月大家都得先靠外卖度日。于是晚餐是蔡程昱带他去吃的,就在画室附近走过一个路口就到的小区门口,有一家不那么起眼的小饭馆,老板的手艺相当不错,菜的分量足又好吃,那天晚上方书剑吃的很满足。


03.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蔡程昱和方书剑的关系越来越亲密了。


四人间里最后住进来的是一对同性情侣,高杨和黄子弘凡。方书剑听完黄子弘凡一长串的自我介绍后还在晕晕乎乎就听见高杨轻飘飘说了一句,“我和黄子是情侣关系,希望你们不要介意。”


方书剑的直觉告诉他如果介意的话高杨怕不是个好惹的,不过他本身就对恋爱这方面比较开放,自然不会介意这些有的没的,在蔡程昱也明确表示过不介意之后,四个人就达成了一次完美的室友初见。


黄子弘凡和他们选择的专业方向并不一样,高杨和方书剑蔡程昱分到了一个班,而黄子弘凡则被分去了另一栋楼上的教室里。两个班的休息时间不太一样,黄子弘凡他们班总会提前十分钟放学再提前十分钟上课,方书剑每次都能看到黄子弘凡站在窗边等高杨一起去吃午饭。


起初通常是黄子弘凡和高杨一起,蔡程昱方书剑两个人一起,后来大家混熟了就会一起去吃饭再回寝室。方书剑私下跟蔡程昱聊起高杨和黄子弘凡的时候很自然地感慨,觉得有些羡慕他们这样的感情,普普通通平淡自然,我等你一起吃饭你陪我一起上学就很好,蔡程昱看向他的眼神里似乎蕴藏着不一样的情绪,可是他什么也没说。


越到后期压力越大,联考,以及联考结束后很快就要开始的校考都是压力的来源,画室的学生们有时候画到崩溃也属于是正常现象。老师布置的作业也越来越多,至少在楼下画室熄灯前是肯定画不完的,于是他们便常常将作业带回寝室继续赶,有的时候凌晨两三点有的寝室还依旧亮着灯。


方书剑当然也有过崩溃,他画画遇到了瓶颈期,不论画多少画却始终无法再有新的突破,可是联考越来越近了,他必须要抓紧时间解决这个问题。方书剑也曾偷偷在没人的寝室里哭过,恰巧蔡程昱回寝室拿东西,一开门就是眼圈红红缩在床上的方书剑。


当时方书剑第一反应是手忙脚乱地找纸巾擦眼泪,蔡程昱拖来凳子坐在他床边,耐心的和他交流着。那天他们聊了很多,从生活聊到学习,从过去聊到现在聊到未来,两个人的关系更近了一些,方书剑突然觉得,好像他和蔡程昱之间有什么东西被敲碎了,他更真切的感受到了蔡程昱的温度。


04.

联考很快就到了。


梅溪市美术类考点还不少,联考前看考点时碰到蔡程昱属于是方书剑意料之外的事情。


很可惜的是考点今年不对外开放,仅仅放出了具体考场的示意图供考生参考。初冬的梅溪市还是略微有些冷意的,方书剑出来的时候没带手套,此时手已经冻的冰凉,蔡程昱拉着他去旁边奶茶店买了一杯热奶茶。温热的奶茶被塞到手里的时候方书剑还没反应过来,冰凉的手指接触到隔着纸杯传来的温热,逐渐缓和了一些。


方书剑家就在附近,蔡程昱陪着他走回家之后打车回了自己家。第二天的联考两人都算是正常发挥,方书剑走出考场时就看见蔡程昱站在楼下等他。夕阳照过来为他打上一层暖光,蔡程昱冲他挥手喊着“方儿”,方书剑感觉自己似乎是心动了。


05.

联考结束之后就是校考,紧凑的时间压根没给他们留出多少休整的时间。


方书剑趁着放假一天约了蔡程昱一起出去玩,画室附近大商场挺多,他俩看了一场电影以后决定出去吃个饭再决定玩什么。


电影是新上映的文艺片,具体讲了什么方书剑没太注意看,只记得男主向女主表白心意的时候,蔡程昱抓住了他的手。


他刚刚抓住了我的手,我是不是可以更大胆一点啊。方书剑这么想着。


06.

今年的校考时间似乎有些过于紧凑,又由于疫情原因许多大学选择进行网络测试,画室的宿舍当然是不够用的,最后老师决定在校考的这一段时间里带着大家出去住在酒店里。一方面是提前协商好的酒店环境还算不错,可以提前适应网络考试的环境,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校考的时候网络状况会比校内好一些。


方书剑和蔡程昱自然定了同一间房,可是到了酒店的时候才发现双人间没有了,剩下的大多是大床房。两个人倒也不是第一次睡同一张床,以往熬夜画画晚了方书剑也会留蔡程昱在他的下铺睡一晚,只是现在方书剑确认了自己对蔡程昱的心意,而且这次同住至少得有将近两个月,他多多少少还是害羞了一下。


练习,评讲,模拟,考试,时间就在不断的重复中度过,很快就到了新年。


除夕夜老师难得的给大家放了假,他把画室的学生们叫到酒店的会议室开了个班会,简短地做了一个总结发言。前几天已经结束了几个校考,酒店里的学生也少了一些,老师给每个人都准备了红包,蔡程昱方书剑拿到的红包刚刚好是一对,也不知道是老师看出来了些什么还是只是凑巧。


回到房间的时候刚刚好赶上春晚开场,两个人下楼拿上来刚刚送到的外卖,随后并肩坐在房间里的沙发上。


方书剑看着蔡程昱,他似乎是有话想说,却被蔡程昱截了胡。


“方儿,有些话我觉得可能现在说不是最合适的时候,但是错过了我不知道还能不能说得出来。”


“我喜欢你有一段时间了,可不可以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在未来的规划里加上你,哪怕是高考完之后也可以。”


蔡程昱是紧张的,他第一次向别人表白,本来想的一长串告白词就变成了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可是方书剑没有立刻回答他,他有些慌张了。他心想,小方到底是什么态度,会不会我还是有点太急了,下一秒他就感觉到了有一片柔软的唇落在了他的脸颊上。


窗外成片烟花炸开,方书剑亲上了蔡程昱的脸颊,一罐刚刚打开的可乐被放在了桌子上。


“我们可以从现在开始,规划有对方的更好的未来。”


下一棒@小伏小伏 

【睹吴思人】Grande Amore(上)

【睹吴思人】《Grande Amore》

GA是在追声的时候听的佳昱版的,虽然有点炸碉堡(bushi)的感觉,但是歌词的意境真的很有感觉,听着听着就把它写成了这个文

这个西幻pa基本都是我的私设,有一个很完整的世界观,应该会在后面用这个世界观写写其他cp并不断完善。

🈶一句话的元周率

推荐BGM:《Grande Amore》马佳/蔡程昱

————————————————————

è una voce dentro che mi sta portando

内在的声音 引领着我

Dove nasce il sole

到达日出之源

付思超是人类王国中最出名的乐师。

据说有一位人类贵族在听完付思超演奏的乐曲之后激动地评论说全王国没有任何乐师比付思超更适合这个职业,没有任何乐师演奏的乐曲能够超越付思超创作的曲子,用遥远的东方的一句古诗来说这也许就是“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

但是大作曲家付思超本人却不这么认为。

付思超总是认为自己的音乐还不够好,他觉得自己现在的音乐里总是缺点什么东西,但是他却没有找到能够让自己有更好的灵感的地方,于是她一直为了这件事而苦恼。直到某一天的晚上,付思超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里的他似乎一直在朝着东方走,追寻着日出的方向,他经过了村庄,翻过了山脉,跨过了河流,最终来到了一片森林之中。那片森林是他从来没有到过的地方,挂在树上的果实如同水晶般反射着耀眼的阳光,树下艳丽的花朵恣意地盛放着,林中有许多他只在传说中才能听说的生物存在。到了晚上之后,森林中的花朵放出了柔和的光芒,虽然没有白天阳光照耀下那般耀眼,但也足够为夜间的行路者照明。

付思超有种奇妙的预感,他坚信这个他在梦里到过的地方一定是他最终的灵感之源。

在询问过人类中最聪明的智者之后,智者告诉付思超,在他梦中出现的应当是书中曾经记载过的永昼森林,但是近年来因为人类与部分魔法种族之间的种族矛盾激化而导致东部的一些城镇在逐渐荒废,即使是最英勇善战的骑士也不敢轻易前往东方,如果他这种普通人前去的话势必会遇到许多困难,严重的甚至有可能失去生命,但是付思超仍然辞去了王城乐团首席乐师的职位,带着自己演出攒下的积蓄与一直陪着他的那把维奥尔琴踏上了前往东方的旅途。

付思超一路向东行去,经过了丰收季的村庄,翻过了连绵不断的山脉,跨过了奔流不息的江河,最终到了他梦中的灵感之源——永昼森林。

Dimmi perché quando penso, penso solo a te

告诉我为何 脑中想的总只有你

Dimmi perché quando amo, amo solo te

告诉我为何 心中爱的总只有你

Dimmi perché quando vivo, vivo solo in te

告诉我为何 拥有你才感觉活着

永昼森林中居住的几乎都是魔法种族,偶尔也能见到一些因为懂得魔法而被排斥的人类。大多数的类人种族和人类还是对付思超很友好的,在他们的帮助下,付思超不仅顺利适应了在永昼森林的生活,还认识了很多新的朋友。

张嘉元是一个狼人,他是付思超在进入永昼森林之后遇到的第一个类人种族,据他说付思超是第一个进入永昼森林的第一个完全不会魔法的人类。后来他们成了好友之后张嘉元就把付思超介绍给了自己的朋友们,其中狼人族的张腾和妖精林墨对付思超提议的乐队很感兴趣,于是他们四个就组成了一个乐队在永昼森林中巡演。

在巡演途中,付思超也对永昼森林内居住的各个种族有了更多的了解,像人类一般就很少前往森林的深处。据说那是精灵一族的族地,精灵族又与人类积怨已久,极其讨厌人类的到来,有些过激的精灵甚至连狼人这种类人种族都很讨厌。黑眼圈乐队的巡演越靠近森林深处,所遇到的人类就越少,在快要到达精灵族族地的时候他们遇到了一对奇怪的朋友。

最先发现他们的是林墨,这位来自于妖精种族的主唱对于自己种族的一些隐藏技能发展的可谓是淋漓尽致。他看到这俩人之后就确定了来人的身份,这两人是精灵族的圣子吴宇恒和龙族的太子周柯宇,但林墨却紧张了起来。

“张嘉元!张腾!你俩赶快出来!”

张嘉元本来以为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但他看到来的人是周柯宇之后就拍了拍林墨的肩,“放轻松,还记得之前跟你说的未婚夫吗?周柯宇就是。”随后林墨就看见平时自称“猛男”的张嘉元像一只大扑棱蛾子似的扑进了周柯宇怀里。林墨看到这一幕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心塞,但是他又能做什么呢,毕竟他只是一个没有半点武力值的单身小妖精而已。

付思超当然听到了林墨的喊声,但考虑到自己的武力值连林墨都比不过,他还是决定等到确定形势安全了之后再露面,于是他这一露面就撞上了吴宇恒。

“啊,你好,我是吴宇恒。”

付思超下意识抱紧了自己的维奥尔琴,“你好,我是付思超。”吴宇恒对他的维奥尔琴很感兴趣,刚才他只是来送周柯宇离开精灵族族地,没想到恰巧听到有人在演奏,他还从来没有听到过任何一种乐器能弹奏出这样的曲子,好奇心一下就起来了。但他又很明确的知道自己精灵族圣子的身份可能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防备与猜忌,所以才拉上了周柯宇同自己一起前去打听。眼前的这个男孩手中抱着的琴是他从未见过的,吴宇恒几乎可以肯定他当时听到的就是由这把琴弹出来的曲子。

“我很喜欢你刚刚弹的曲子,请问一下你用的是什么乐器可以吗?”

付思超原本还有些紧张,但吴宇恒一聊到音乐他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兴致勃勃地给他讲解起了维奥尔琴,兴趣上来了还给吴宇恒现场演奏了一曲。自那之后,黑眼圈乐队在演出的时候就多了两个固定观众——吴宇恒和周柯宇。

吴宇恒虽然是精灵族的圣子,但是精灵族的音乐天赋之高是全大陆都出了名的,付思超经常会缠着吴宇恒让他唱一些精灵族的歌曲,从中汲取更多创作灵感。就这样,两个人的情谊逐渐在对音乐的交流里更加深厚。在永昼森林中和黑眼圈的另外三个人一起巡演的生活让付思超更加的肯定了自己当初做出的选择是正确的,永昼森林中不同种族与人类生活截然不同的生活景观与习俗等给予了他更多更新鲜的灵感,他能明显的感觉出来自己最近的创作比以前提高了一个档次,但是这仍然不是他最满意的作品。

某天演出之后,付思超刚刚走到后台就看到了早已等候多时的吴宇恒,他像往常一样坐在了付思超放琴的箱子旁边,付思超一边收拾自己的维奥尔琴,一边和他抱怨着,“啊,哼哼,我最近还是感觉歌里面少点什么东西,怎么办嘛?”吴宇恒仔细想了想了自己在族中学习音乐时前辈的教导,于是他试着给出了自己对付思超的建议。

“”或许……再多投入一点情感会更好?像爱情、亲情、友情之类的……”

吴宇恒话音刚落,付思超就恍然大悟一般拍了一下手,他拿起了手边的羽毛笔和羊皮纸就跑了出去。所幸他走之前还记得扭头给吴宇恒留了一句话,让他等自己一会儿,他要先去找张嘉元问一件事。可是匆匆忙忙出去的付思超并没有看到在他走后吴宇恒脸上有些失落的表情,更没有听到他最后说的那句话,

“超超……为什么最近我脑子里总会想到你啊?”

————————————————————

明天出录取结果我好急啊🆘

天津重庆海口广州都行不要去沈阳啊啊啊🙏🏻

我不发元周率的疯我发什么疯🆘

要了命了真的是

感觉我今年嗑到的x张力最强的真的就是元周率

张嘉元,长了张清清纯纯的男高中生脸(年龄也确实是昂,毕竟他真的没我大)在舞台上有时候却表现得很艳,但又是那种不落俗套的艳,他属于那种又野又辣的那种,虽然也能装成乖乖小孩,但是我还是更喜欢他比较辣的那种感觉。

最刺激的我觉得就是异次元第八期那次,黑色背心和小元的肤色反差莫名有种瑟琴的感觉,就让人很想欺负他

我就特别喜欢在脖子上带些装饰,项链锁骨链什么的我都很喜欢,但不得不说张嘉元的脖子真的很适合那种项圈和链子,就我之前画过小元的一张图,(那个原照片应该大家都看过?那个照片至今是我心中No.1)小元真的就是那种又白又嫩的皮肤,他的脖子又是那种线条感很好很诱人的那种,配上黑色皮质项圈我直接母爱变质!然后我记得之前听说过小元背上有纹身(不知道真瓜假瓜但我喜欢纹身),其实我个人觉得纹身没什么问题,纹身如果效果好那绝对是一个加分项目,不一定非得是成片的复杂图案,有时候简简单单一串字母之类的都有可能让我想出很多故事。

再来说说周柯宇,营内著名颜霸,我最开始pick他就是因为那张脸,带着金丝眼镜就真的很有霸总内味,眼镜这种东西带好了是加分项(比如之前郑云龙,他的那套眼镜图我至今热爱)戴垮了那就是土狗装酷,但是周柯宇的金丝眼镜直接给我惊艳拉满,就是那种精英人士的感觉我爱爆。本身他的长相也是那种具有攻击性的长相,就很容易给人一种有点压迫感的感觉,加上眼镜加成就会给我一种贵族少爷或者说是风流海王的感觉。

关于周柯宇其实我觉得不用说太多真的,大家应该都能看出来他这个人到底有多绝,包括他的声音就是一开口就有惊艳到我那种,他说英语真的是让我最爱的时候。

最后一点其实好像是两人争议比较大的点…就是关于抽烟…

我完全不反对抽烟,但我反对过度抽烟,我之前叛逆期没过的时候也抽过烟(小朋友不要乱学!我是自身问题!),试了一次之后觉得这玩意真的不适合我,香烟更适合一些有故事的人或者是在压力很大的时候解压(本人自身感受)所以说他们抽烟的话如果不是那种过度依赖香烟我完全接受,甚至有时候我写文就会合理安排一点抽烟的桥段。

如果有我没感受出来的点欢迎姐妹们评论补充讨论,我真的好爱元周率!

【元周率】无定骨

将军周x男扮女装元

码一个简短的脑洞,存个档等我过几天搞,有觉得和谁相似私我沟通解决,没实锤别来碰瓷

先解释一下,我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在忙,更新频率不定,所以有些说好要发的文可能会往后延期,对不起各位姐妹呜呜

这个没有泥塑,只有男扮女装,可能会带一点盟人

元是因为从小体弱,爹妈听了算命的话给他当女孩养,先给营口猛男道个歉对不起哈哈哈

题目取自“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文题不一定有关,但是总归是战争题材

——————————————————

周柯宇第一次见到张嘉元是在七夕的香桥会。

江南的城镇无比繁华,搭出来的香桥也无比精巧,周柯宇站在这头,一抬眼便看见了身穿粉色罗裙的姑娘,那一瞬间他真的觉得自己好像就是那天上的牛郎,与自己的织女隔桥相望。他穿过人群想要去找那个姑娘,却只见到了她的背影,听到了一个人喊她“佳媛”。

后来他打听到了,今年的状元郎张腾倒是有个嫡亲的妹妹叫张佳媛,但张家却是北方望族,家里的小姐也不应当出现在江南。周柯宇虽有疑惑,但还是想办法找人问了问,这才知道那日原是张家小姐一位青梅竹马的好哥哥马哲在锡城的乐坊和朋友演出,给张佳媛递了帖子邀她去看,又恰巧赶上了七夕,少出远门的张小姐便去感受了一番南方不同于北方的风俗。

周柯宇家世倒是配得上张佳媛,北方望族的嫡系小姐配大将军的嫡长子也不算是下嫁,更何况周柯宇本人不仅长相俊俏更是素有才名,京城不少大家小姐都等着他能登门求亲。等周家找的人前去张家说亲时张腾却傻了眼,外人不清楚他还能不清楚吗,他压根就没有妹妹,有的只是一个弟弟。张嘉元自小体弱,吃药调理总不见好,后来一个道士算了一卦说要把他当女孩养才能健康长寿,一生富贵平安,张家父母也不求小儿富贵,只希望健康平安,故对外称自家添了个小女,取名为张佳媛。

——————————————————

目前就想了这么多,后面的剧情还得再斟酌考虑一下,就是很狗血的体弱所以当女孩养哈哈哈,我永远喜欢张嘉小元元!

本质甜文,在考虑中间要不要开虐

画画复健ing…

没拿橡硬画就完事…

还是炭笔手感好

OK

考古了一下6D和元的微博,我又开始有脑洞了

初次在风月场所工作周x总裁元or被抛弃小狗周x随性杀手元

对不起我真的好喜欢开脑洞,等手头上的短篇坑搞完就开始长篇和一些小脑洞一起写,占tag致歉

新坑,短篇,不出意外明天或后天就能发出来

等我把这个码完就继续整GA和愿者上钩

我这篇写的真的很速度,可能是多少跟自己的经历有点关系吧…

河南考生逃离河南进行时…希望今年能上211不要复读🙏🏻

就是一个二选一

占tag致歉,不妥私我删

我又开始纠结了,之前睹吴思人的GA写完了,过几天考完科二出了录取结果之后就发

现在元周率两个脑洞,麻烦姐妹们帮我选一下先写哪个比较好

1.《真爱乐章》

出国留学总裁周x穷乐队吉他手学生元

原定be,但是我个人偏爱he所以改成了破镜重圆,中间肯定有一点点虐

2.《愿者上钩》

风流阔少周x钓系富二代元

就是一个双方互相钓鱼互相试探最终一起沦陷的故事,周柯可能会有点渣男的感觉,但是元也会制裁他,he结局

呜呜选择困难症又开始纠结了姐妹们救救孩子吧